渴望靈感降臨?怎樣的人能獲得源源不絕的靈感?

Cinyee Chiu
/
靈感一直是所有創作人的渴望,也一直是大家努力想要摸透但依然神秘難解的謎。這一篇文章同時也有 podcast 音頻可以收聽: https://open.firstory.me/embed/story/ckoseippqb43j0873uk3oreky 靈感管理的十個方法 我第一篇談到跟靈感有關的文章是2017年寫的:卡住了嗎?靈感管理的十個方法。 寫那篇的時候,我其實主要目的是想練習畫 infographic,所以拿這個我自己很熟悉的主題來創作。在這篇文章裡我列的十個方法都是很具體可行的方式,分成三種捕捉靈感的情況,分別是: 平時累積靈感能量的好習慣:利用 Pinterest 整理靈感、隨手記下靈感、持續創作、認真體驗生活並嘗試新事物、接觸不同領域的創作。 發想專案時的靈感管理:心智圖、情緒版、散步或運動讓腦子鬆開、找人聊聊。 需要天降靈感的時候:準備充分後去睡覺。 在那篇文章中,我提到的最後一個方法是:做好所有準備功課,然後去睡一頓。裡面我也特別解釋,使用這個方法的重點,在於你一定要試過各種辦法,在你的大腦已經努力運轉過、充分吸收需要的資訊後,去睡覺才有效,不然會變成只是單純的去睡覺而已。例如,為了畫一張插畫,但怎樣也不滿意草稿構圖的時候,如果你想要用睡覺這招,只是查完資料就去睡覺是不夠的,你還要努力的擠出好幾張不怎樣的草稿,想破頭了再去睡,睡前滿腦子持續思考這個案子,這樣在入睡後才能讓潛意識高效率的繼續幫你整理資訊。 我的空降靈感經驗 我之所以能這麼具體的描述這個方法,是因為我真的有過這樣的經驗。 創作這張插畫時正是川普剛當選的那時後,大家意外之餘開始檢討臉書上假消息擴散的比真消息還要更快、更廣,而我就這個議題創作一張刊物插畫的練習。在思考要如何呈現這個概念的時候,我真的是思索好久,畫了好幾張草稿概念,沒有一張滿意,夜深了不得不去睡,但睡之前腦中依然反覆琢磨著,到底要怎麼呈現這個概念才會既美觀又一目瞭然。 我是在還沒完全睡醒時在腦中看到這張圖的畫面的: 一個人彎腰在一片白色小石堆中拾起一顆黑色的石頭,這顆被拾起的黑色石頭往上噴發出混亂而沈重的黑色濃煙,一發不可收拾。 等我全醒了,立刻坐到桌前就開始繪製。從開始畫到完稿,整張圖才花我兩小時。這張圖在我那時候來說可以算是超水準表現,我感覺它就像是忽然降臨的靈感,後來這張也在許多國際插畫比賽中入圍或得獎。 另一個我很清晰的感覺到忽然降臨的靈感,是《青春之石》這個繪本。這是我在插畫留學時為了畢業製作而創作的繪本。在靈感降臨的那個時候,我的情緒正好非常高張,非常強烈的情緒沖刷之中,一瞬間一個念頭衝進我腦裡: 啊,就好像湖水精靈沒能守護的魔法石! 當下大概 80% 的故事自動的在我的腦中構成,我又接著花了大約二十分鐘把故事的起承轉合邏輯打通,整個故事就完整了。記得畢展的時候,有學妹問我,怎樣產生一個繪本故事呢?我只能老實的說我也不知道,這個故事是她自己來找我的。《青春之石》後來成功募資出版後又商業出版,並在當年拿到了「好書大家讀」最佳圖畫書以及年度繪者的榮譽。雖然這本書現在絕版中,但等將來有機會再版的時候,我會再跟大家說,不想錯過消息的人可以先訂閱我的email。 這兩個空降靈感的例子我都感覺很明顯,也充分感受到這種「自己來找我的靈感」如果能實現的話能帶來怎樣的獎勵。最近一次實現這種靈感的例子,是三四月時召集一群插畫家一起繪製的修復地球的插畫行動指南,那時的想法是,從3/21 世界森林日到4/22 地球日間,約一個月的時間,我們針對不同主題,包含食衣住行各種面向,每天釋出一篇介紹修復地球的具體行動的貼文。最後召集來的插畫家們每一篇都非常用心的繪製,集結成一個很高品質的插畫指南系列,可以到企劃網站觀看。 到底靈感是什麼概念 你有聽過培養靈感、靈感閃現、捕捉靈感、扼殺靈感,表示人們認為靈感是可以被養的嗎?可以被捉住嗎?可以被殺嗎?靈感是像小動物那樣的嗎?這裡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在《超腦零極限》這本書裡讀到的,他有一段在談論心智(mind),談到意識是心智的無形代理人,大腦是心智的有形代理人,而心智其實只有一個,我們所有人共享一個心智。 聽起來很違反直覺,我們難道不是每個人有各自的心智嗎?我們的意識難道不是各自獨立的存在於自己的大腦裡嗎?他用了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譬喻: 想像中世紀的航海員,將天然磁石以線懸吊作為最初的指南針,如果你告訴他,磁力其實不是只存在這個小小的石頭裡,而是整個空間無所不在遍佈磁場,對這個航海員來說一定也是難以理解吧! 就像我們可能難以理解意識不是只存在在我們各自的小腦袋瓜裡一樣。我覺得這個角度很有趣,也讓我想到了集體潛意識⋯⋯ 那靈感們是不是也充斥在無邊無際的心智之海中,尋找著合適的人準備降臨呢? 靈感渴望被實現 這後來成為我對靈感的理解: 靈感渴望被實現,為此它會尋找它相信有可能將它實現的人。 這解釋了為什麼持續創作是培養靈感的好習慣,因為一直有在創作的人,靈感才敢一直上門,他知道自己可能比較不會被雪藏。也解釋了為什麼總有一些「被別人實現的靈感」,例如當你在看到某個人創業成功的例子時,感嘆這個 idea...

盡情閱讀電子書,兩款我愛用的圖書館免費借閱app

Blog
/
跨年時的新年新希望沒有很成功嗎?沒關係,農曆新年也是個很適合重新啟動的時機。今年如果你的目標之一是想要閱讀更多書,我想要跟你分享一個對我來說超有用的方法:電子書借閱app。 去年自從我下載了幾個電子書借閱 app,忽然間我的中文雜書閱讀大門就被開啟了,陸陸續續讀了一些很有趣的書,直接導致我去年的閱讀量大增。 如果你有以下特徵,那電子書借閱app會很適合你: 很喜歡逛書店,每本都想拿起來翻翻常常在博客來衝動買書,但也未必有看完對各種主題都感興趣,涉獵廣泛雖然有圖書館借閱證,但一想到要出門借書還書就懶想看免費的書,但有潔癖不想碰被大家翻爛的書不介意在手機上閱讀喜歡同時看好幾本書隨時隨地都想閱讀 下載並使用了幾款app之後,有被我留下來繼續愛用的是HyRead:全國最大圖書館正體中文電子書平台 和 iLib reader: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 電子書服務平台。 這兩款的使用介面差不多,都是有圖書館的借書證就可以借閱,其實兩個app的借閱功能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對我來說主要的差別在翻頁效果的閱讀體驗不同,但都可以新增不同的圖書館,於是你就可以在同一個app裡面看不同圖書館的書。 每個圖書館有的藏書不太一樣,預約的隊伍長度也不一樣,查找哪個圖書館有書是件麻煩事,你也可以利用台灣圖書館電子書搜尋網站查看你要的書在哪個圖書館有。 我口袋裡有的圖書館 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三萬八千多本書,一個月可以借8本台北市立圖書館:六萬六千本書,一個月可以借6本國立臺灣圖書館:六萬六千本書,一個月可以借10本 你可以自己新增你的圖書館,只要你有該館的借書證就可以登入借閱該館館藏,手邊沒有借書證的也可以立刻線上申辦。因為藏書內容不太一樣,有時候一本書這間圖書館找不到,可以找找另一間圖書館。 這是我愛用的理由 每個月的借閱額度加起來超多如果不是瘋狂閱讀的人,根本用不完,所以可以盡情借閱有點興趣的書來看,雜食性大增! 還書方便一本書可以借閱14天,剩餘天數直接明確的標示在書封上,等14天一到,這本書就自動從你書櫃消失了,再也不會有忘記還書的問題。 隨時閱讀我最常閱讀的時候是在大眾運輸上、或是等車的時候,另外自己在外用餐時也會看書。因為我的手機沒有網路,而這些電子書借閱可以下載離線閱讀,所以當別人在刷line、聊天、追漫、看youtube的時候,我只能閱讀,很多書都不知不覺在這種「我沒網路」的時候被我讀完了。 劃線與筆記功能如果是有畫重點習慣的人,這些app也允許你畫重點甚至寫筆記,只是你還是要趁借閱到期之前把你的讀書筆記另外整理,不然書還回去後就無法再看到自己的筆記。 在借閱一本書之前,如果想要謹慎一點,不想踩到雷,我會先去博客來搜尋想借的那本書,看看完整的介紹與目錄。如果是翻譯書,我也會到 Goodreads...

2020:突變的一年

Blog
/
已經進入 2021 好一陣子,由於年末在上課的緣故,我錯過了最佳的 2020 回顧時間,連 2021 都晚別人兩個禮拜開始的感覺。但我還是決定快速紀錄一下我的 2020,因為實在是很豐富、很一言難盡的一年。 以關鍵字來總結我的 2020:學習、突變 因為疫情的關係,這一年對許多人來說必定是最奇幻的一年,我也因此跟 Ricardo 度過了在一起以來最長時間的分隔兩地。但同時,疫情衝擊之下也凸顯出自由接案事業型態的韌性,今年我的插畫事業不但完全沒受到打擊,還逆勢成長,在下半年讓我忙到懷疑人生。正在寫這篇的現在,非常懷念一年前的 2020 年初,我甚至還有閒情逸致寫微小說自娛娛人。 首先,我出了書 好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但其實只是 2020 三月的事,我出了《人生就求一次如魚得水》這本不知道該怎麼歸類的書⋯⋯就照書店分的「心理勵志」吧!在 2019 時一邊旅行一邊寫了一整年,跟讀者分享了至今一路走來,成為自由插畫家的心路歷程。出書對我來說當然是不可思議的經歷,很感謝圓神出版社給我這個機會。 所有讀者正面的讀後心得,對我來說真的是非常美好的能量跟養分,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作家們會一直願意寫下去。在出書之後好一陣子都還陸陸續續有收到讀者回饋,是今年最感恩的事情! 最喜歡的案子 這一年接到的各方面最喜歡的案子,應該是野灣的委託。喜歡的原因,是風格上讓我很隨心所欲,內容上也是跟環境與動物保護有關。對現在的我來說,這樣是最理想的案子,希望以後的案子多是如此。 其他印象深刻的案子,還有跟 Bazaar 雜誌與 AP 錶合作的封面、「你所未見的台北」城市觀光品牌識別等。另外,跟海裡魚合作的節氣拼圖募資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成功。年底也終於跟 YOTTA 開始推出線上課程。 今年另一個心中很明確的轉變,是對案子的態度:以往只要報酬跟時間兜得上,我就會接;今年開始,除了報酬跟時間是基本條件,我對內容性質上更加要求,會盡量篩選出與環保價值相關的案子。 接案前幾年,開始能挑案子的時候是先依報酬或規模挑。現在進入第五年,終於讓我感覺能夠依調性挑,只挑符合我品牌調性的案子,是個很奢侈的自由。 但這個高門檻也帶來了更明確的定位,這定位甚至讓我得到兩篇符合永續精神的品牌合作撰文:Nordgreen 的北歐極簡手錶和 Naveen 的純素物理性防曬,兩篇都有專屬折扣碼。開始有合作上門不是讓我畫插畫,而是寫文章,也是今年才開始的成就解鎖。 在這一年中我做了各種嘗試 我先是跟朋友合開了一個環保生活為主題的 podcast《來一口拉機》以及同名 IG,接著我自己又開了一個 podcast《cinyee...